熱門關鍵詞:

31惠台政策

聯繫我們

郵箱:
emediamag
@gmail.com

客家人的迎春納福-添丁炮

    详细说明

    /沈安娜

    客家人重甚於重,認為本身就是,有則有添丁則意味著人財兩盛添丁作為客家人最重要的禮俗,其慶祝活動往往融入在客家歲時民俗之中,給客家人和美的歲時生活帶來更多、更亮麗的色彩。客家人新年正月慶祝添丁的民俗活動形式繁多,持續時間長,從大年初一的扛花子酒,到正月十五元宵夜的舞龍、舞燈,狂歡的民間氛圍有增無減。添丁炮,是贛南客家獨有的歲時共同慶祝宗族丁財兩旺的民俗活動。人丁興旺寓意家族繁榮、香火興旺,是客家人的喜中之喜,添丁已成為贛南客家著名的民俗品牌。添丁炮賀添丁的民俗,遍及整個贛南客家。新春時節正是贛南客家到處洋溢著喝添丁酒、放添丁炮的紅火時刻。

    異彩紛呈的年俗,是贛南客家人的盛事。每年春節,來自全國各地的攝影家和民俗研究學者相約贛南,不辭勞累,遊走在贛南的圍屋、鄉村田園,尋覓獨特的客家年俗,而獨特的客家添丁炮場景我更不會錯過的。

    “添丁”寓意著人丁興旺、家族繁榮。在贛南客家的老輩人習俗規矩裡,過去一年裡,誰家生了男孩,在來年的正月初二到元宵散燈的時段,家族中的長輩約定好日子,到村裡的家族祠堂中請喝“添丁酒”、放“添丁炮”,為添丁接喜迎興旺,也為過年增添了喜慶氣氛。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的觀念也在改變。人們燃放“添丁炮”,更多要表達的是對國富民強、興旺發達、迎春接福的喜悅之情。“添丁炮”,這一傳統民俗,正在以一個新的起點,繼續響徹贛南的村落,寄予著希望與幸福。

    農曆大年初二這天,早上8時左右,當車子還在路上沒到田心村時,田心圍裡已經傳來了斷斷續續的鞭炮聲。我看到在趕往田心圍的路上,不時遇到不少戴著頭盔、穿著雨靴的男人,挑著爆竹,往祠堂裡送。我急匆匆地走到田心圍,融入到祭祀的人群中。在祠堂前,有一口方形池塘,寓意為留水存財,池塘周圍站滿了過來看熱鬧的村民。人們用竹籃提著雞、魚和酒等貢品陸續進入祠堂祭祖,祈求祖先保佑家族平安、人丁興旺。祭拜結束後,一些村民在祠堂前用竹竿將鞭炮串起來,靠在牆根,做好燃放添丁炮的準備。祠堂內,嗩呐聲、鑼鼓聲響起,6名年輕的村民揮舞著一條5米長的黃龍,翻騰起舞。此刻,按小孩出生的時間順序,添丁了的男人點燃一條鞭炮,奔跑出堂外,其它村民也點燃了準備好的鞭炮。一時間,一條條火紅火紅的鞭炮炸得滿天飛舞,爆炸聲震天動地。為了不被炸傷,許多村民耳朵裡塞著棉花,頭上戴著頭盔、戴上口罩,甚至有的戴上防毒面具燃放鞭炮。濃煙、碎紅的紙屑,直上雲霄。很多攝影人為了拍得精彩鏡頭,無所畏懼,與放鞭炮的村民一起沖入硝煙中。這般激烈的場面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每當聽到鞭炮聲,思緒就會把我帶到甯都縣石上鎮石上村元宵節燃放添丁炮那宏大的場面中。江西寧都一帶是客家人聚居的地方。維繫數百年的春節期間的添丁炮割雞等民俗活動,深深地打上了中國傳統生育觀的烙印。每年正月十四、十五日(也有的地方是初一、初二)凡在這一年內生育了男孩的家庭都要舉行傳統慶祝儀式: 燃放添丁炮割雞 歷史悠久的石上村距寧都縣城19公里,村裡有3000多人,大部分是李姓,有一個總祠堂和6個分祠堂。每當春節,親朋好友要送來纏繞在長長竹杆上的爆竹,集中放置在家族祠堂前。下午四時左右,活動開始,“添丁戶手擎大公雞,香燭燈籠跟隨,伴著外婆家請來的鼓樂隊,來到村頭大樟樹下,割斷大公雞的喉管,祭祀先祖,然後環村遊行。村莊舞獅、舞龍隊也上陣助興。屆時,爆竹聲聲,鼓樂齊鳴,舞龍上下翻飛,至四時,集中燃放添丁炮開始。難以計數的、長竹杆上的爆竹被同時點燃,霎時爆竹聲震耳欲聾,煙霧沖天而起,蔚為壯觀,表達著村民們添丁的喜悅。

    甯都石上村也是石上鎮政府所在地,在石上村,最為隆重的民俗就是元宵節的添丁炮,整個儀式要正月十四、十五連續二天才能完成,所謂添丁炮是為在上一年全村新生男丁舉行的慶祝儀式,生有女孩再有錢也是不能參加的,儀式又分為十四的割雞和十五的添丁炮兩個部分,關於割雞,石上人為我講述它的來歷:相傳,漢唐時期,石上就有人居住,有個叫李長貴的大戶人家一直沒有生育過。盼兒心切的妻子,有一天夢見自己在村南的河邊看見一座漢帝廟,跪下叩拜後就懷孕生子了。妻子把夢境告訴丈夫後,李長貴激動地說,真如夢中,我就去那兒建座漢帝廟,年年朝拜。當年果然應驗了這個夢,石上村也建起了漢帝廟,不僅這兩夫妻,連全村的人都認為有靈驗,紛紛拿著香燭,抱著大公雞去廟裡朝拜。我們現在所見的民俗大體由此演變而來。

      正月十五下午四點過後,是石上村最驚天動地的一段時光。石上村的六家祠堂上堆滿了用竹篙串起的爆竹,與土銃鳴響的同一時刻,爆竹同時點燃。人們在震耳欲聾的爆竹聲中,在彌漫的爆竹硝煙中,在歡天喜地的鼓樂聲中,盡情釋放著太平盛世的豪邁,宣洩著火紅年代火紅日子的喜悅。數以千串計的爆竹,要燃放近一個小時,地上散落著一片厚厚的爆竹紅,人們的頭髮、身上也沾滿了星星點點的紅屑。在祠堂鳴完爆竹後,紅光滿面的石上人,龍燈領隊、扛燈成串、馬燈壓陣,吹著號、打著鼓、放著鞭炮,開始了環村巡遊。這其中還穿插著石上最富特色的燈彩表演。馬燈裝扮成象徵皇宮裡的5匹駿馬,任何人都不得阻擋,有寓示馬到成功之意。披紅紮彩的龍燈表演著打滾、搖尾、擺動、龍盤玉柱、龍搶玉珠、龍擺龍門的各種動作。擔燈隊也要上場。生了兒子的人家要做一排安放6盞大燈(象徵三對雙胞胎兒子)的擔燈。旁邊還有兩個孩童提著兩盞小燈(象徵著有兒有女,子女雙全),一路鳴爆竹奏樂,游村遊家進祠堂。

      元宵節是石上村人最熱鬧的日子,絢麗多姿,饒有情趣的燈彩更為石上鎮添色不少。相距不過十幾裡、幾十裡的村落之間,村村都會玩燈彩,村村的燈彩又都不盡相同。江背村盛行扛燈,做工精緻靈巧。城頭村有花燈,燈籠裡紙紮的觀音和麒麟折射著城頭人夫妻恩愛,子孫代代傳承的美好願望。

      與石上村不同的,是曾坊村的橋梆燈烘托著村人添丁添福的喜慶。只要村裡哪一家人去年生了孩子,不管第一胎還是第二胎,不分男孩女孩,都要列入紮制橋梆燈的行列,哪一家去年娶了媳婦進門也要列入紮制橋梆燈的隊伍。去年的曾坊村添丁添口15人,今年的曾坊村就要製作15排橋梆燈橋梆燈是在一根長4.5米的橋梆上,紮十盞架子燈,燈座上有安放蠟燭的座孔,架子周圍用紅紙、白紙貼封,雪白的紙上要貼上紅色的剪紙,全村150盞燈排列成隊,如長達近百米的火龍。由幾十個壯年男子抬著進祠堂、遊村巷、過家門。穿過昌廈公路,登上村口山頭,再返回村前的稻田裡。在夜幕中,龍頭與龍尾要進行各種隊形的變化和表演,龍頭要咬住龍尾進行反復的較量,夜幕降臨以後才開始的橋梆燈巡遊活動,要進行幾個小時,直到全村人都看了盡興後,才返回各家各戶吃元宵團圓飯。

      民俗也就是流傳在民間的一種文化,是有一定的導向作用的,在石上村我也感受到了這種民俗對當地人的影響,當地人看起來並不是很富裕,但很看重家族的興旺,添有男丁參加這樣的儀式一般要花費5000元左右,最省的也要超過3000,這對大多數農民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但看得出來他們很願意參加這種活動,可以這麼說,男孩女孩在石上一生下來就享受不同的待遇,我這次去就看到了50個男丁的家庭參與這個活動,可喜的是,隨著各姓氏之間的交融,生活在石上的外姓也可以參加,這在改革開放前是萬萬不行的,在整個過程中,雖然參與人數眾多,但秩序井然,出場秩序是抽籤決定的,聽村裡人介紹以前常會有為了爭先家庭甚至家族的爭鬥,這無疑是一種進步。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這句話也許有點絕對,但面對老百姓自發組織、這麼有凝聚力的民俗活動,我不想用先進或落後去評價它,看到他們莊嚴而又充滿激情的參與,我內心是尊重的,也用不著擔心這種民俗的負面影響,這就是現實,而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在變化發展的。

    圖為:江西客家人在春節進行添丁炮和割雞的震撼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