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詞:

31惠台政策

聯繫我們

郵箱:
emediamag
@gmail.com

走進”中國最美的雪村”—吉林松嶺

    详细说明

    / 攝影

    中國雪村-松嶺地處吉林省臨江市花山鎮珍珠門村。位於白山市東部38公里,臨江市西北26公里。這裡是典型的山東移民村,五.六十年代這裡一片荒涼,無房無開墾的土地,山東人攜妻帶著年幼兒女挑擔來到此地開荒種田修建住房,繁衍後代,現在已經是第四、五代人。松嶺冬季白雪皚皚,銀裝素裹,美景如畫。特別是近兩年冬季更是吸引著大量攝影、戶外運動者以及旅遊者到此地。為的就是一睹那具有水墨丹青般的美景風光。最近,筆者也慕名走進了這片神奇的土地,所見所聞確實讓我大飽了一回眼福!

        水墨丹青般的松嶺雪村風光

    當我在這個冬季,來到一個叫雪村的地方,站在山頂,遠眺那一幅幅水墨丹青的畫面,看到質樸的百姓、原始的村莊時,陶淵明先生的《桃花源記》立刻映入腦海。所不同的是,這裡的土地並不平曠,大部分為山丘;交通雖也阡陌,牛拉車作為主要交通工具在這裡隨處可見,但遊人自駕的車能開進村,火車也從村裡通過。這是一個既有現代元素,又十分古樸的田園村莊。作為塞北的雪域風光,位於黑龍江的雪鄉隨著《爸爸去哪了》的熱播,早已家喻戶曉,往來遊人大江南北絡繹不絕。而位於吉林的松嶺雪村,則是一個尚未開發的處女地。如果說雪鄉是一首抒情詩,那麼雪村就是一幅水墨畫。是的,站在這水墨丹青的黑白世界,仿佛就置身於山水畫卷之中,而我們身上那挑眼的紅色,給這幅水墨的畫卷平添了幾分韻味。

    清晨,為了拍攝雪村日出,6點未到,就被對門的影友們叫起。簡單的洗漱一下,從頭到腳全部武裝後,扛上三腳架,背起攝影包直奔後山。山不大,但是小路很滑,我們臨時找了木棍做拐仗,或者三腳架當拐杖,慢慢的爬上山頂。站在山頂,俯瞰村莊,清晨的雪村也是靜悄悄的。遠山含黛、大地銀白、一壟壟彎曲的田地讓這裡充滿詩情畫意。有那麼一刻,我靜靜的站在這裡,不去對焦,不去按動快門,只是用心靈默默的感受,用眼睛親切的交流。她的不施粉黛,她的水墨丹青,她的質樸寧靜,都讓我在心裡發出陣陣讚歎。這個世外桃源,她的美一切都源于自然,沒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跡。

    天空漸漸亮了起來,寧靜的小村開始有了生機。縷縷炊煙在白色的尖頂房上升起,款款飄向村子的上空。三三兩兩、熟悉的、陌生的端著相機的攝影人、拿著手機的遊人,他們晃動的身影越來越清晰,他們談話的語調也越來越熟悉。大哥,咋起的這麼早這一定是東北爺們;老哥,您早啊這是北京哥們;嘀嘞嘟嚕象燕子嘰嘰喳喳聽不懂的,想必是南邊的姐妹。隨著炊煙的升騰,農家的院子開始有了響動,先是雞鳴狗叫,一會的功夫就看到院門打開,然後牛扒犁在主人的吆喝下駛出大門,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這個清晨,這樣生活的場景,影印在我腦海的同時,也在我一次次按動快門的同時,被定格成永恆。我們每個人都在這個清晨留下了足跡和快樂。

        感受中國雪村最美麗的雪景

    一個清晨的行走拍攝,感動了自己。不但沒有一絲的寒冷,相反滿頭是汗津津的,身體是暖暖的。臨近9點半的時候,這時,太陽終於鑽出了雲層,把那萬道光芒灑向雪地,灑向村莊。

    村莊在陽光的照耀下活力無限。雞鴨牛狗們開始了新的一天,孩子們的自製冰車也魚貫而出,吸引著遊客們的眼球。穿紅戴綠的遊人們走出各自臨時的家,村莊裡即刻熙熙攘攘。我們在山頂,在大片的白雪面前,被美麗的光影所感染,欣喜若狂的玩雪、賞雪、拍雪。不分男女、無論老幼,放下盔甲,快樂的享受著眼前的美好時光。一張張快樂的笑臉,一個個精彩的瞬間,都在我們的鏡頭裡被凝固成永恆。

    松嶺的冬天,總是顯得與眾不同,獨樹一幟。冬日的松嶺,刪繁就簡,靚麗的色彩一一褪去,簡化成黑、白、灰三個色調。黑的是松林、白的是積雪、灰的是山村,清新而素雅。然而,這僅僅是美麗一天的開始,美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悄然呈現。爬上山頂,放眼望去,錯落有致的村落裡,升起嫋嫋炊煙……松嶺好一派美麗的北國風光。穿行在山村小道上,處處可見半埋雪中的木板籬笆牆,籬笆在雪地裡投下了一道道影子,猶如斑馬臥雪。這是光的塑造,也是影的構成,是用光線和光影譜就的節奏和旋律。

    走出村外,只見一群頑童坐在自製的滑板上,順著冰凍的坡道飛速滑下,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也隨之遠去。每一個在松嶺度過童年的孩童,都曾有醉心於冰天雪地裡的歡愉。走向田野,放眼望去,一架牛拉扒犁載著幾位身穿紅衣的青年男女和他們的歡聲笑語,在雪地裡緩緩遊動,紅色點綴雪野,笑聲百轉千回,增添了別樣的情趣。扒犁在白色的雪地上碾壓出的深深印痕,彎彎曲曲一直延伸至大山的後面。在攝影人的眼睛裡,因這些溝壑的線條,畫面不再沉寂,無須刻意營造。登上山岡,遠遠望去,一群遊客正在揮舞掃帚、鐵鍬,忙著掃雪、鏟雪、運雪、堆雪。不一會兒,山頂上立起了一個白胖胖的大雪人。走近一看,雪人頭上戴紅色的塑膠桶帽子,瞪著兩個山核桃眼睛,咧著一個紅辣椒嘴唇,頂著一個長長的玉米棒大鼻子,憨態可掬。也不知那位遊客從何處找來一面寫有松嶺雪村歡迎你的廣告彩旗,插在雪人右手中,胖雪人立刻變成了胖導遊,引來人們陣陣歡笑。

    冬日裡的松嶺美得清靜而淡雅

    松嶺的冬天因雪而產生許多情趣和歡樂,使松嶺的冬天變得更加溫馨而美好。不知不覺,已近中午。突然,火車轟鳴打破了山野的寧靜,隨著汽笛聲遠遠望去,一天一趟的綠皮火車正慢慢地停靠在山下的乘降所,一夥山民提著空空的背簍跳下車來,另一幫則背著沉甸甸的山貨上了火車。火車一聲長鳴,徐徐滑出雪原,飛快地鑽進隧道,駛向遠方……東北人貓冬,松嶺人也不例外,但松嶺人貓冬不閑冬,隨便走進哪一家,都能見男人們在挑選葵花籽、清洗幹山貨。女人們則坐在火堆上的鏊子邊忙著攤煎餅,為迎接遊客做著各種準備,忙得不亦樂乎。

    漫步松嶺,人們感受到的不僅僅是水墨丹青式的雪村風光,還有恬淡的山村生活和人與自然和諧的關係。松嶺雪村地處大山深處,落日較早。但落日絕不遜於日出,伴隨日落的往往是紅霞滿天。站在山頂上,沉醉在雪映的霞光中,感受大自然的神奇與變化,此情此景著實難以描摹。此時此刻,只有光與影的律動才能完美呈現。當最後一抹晚霞隱去,天空還留有餘光,山間的村落裡就亮起了大紅燈籠。紅紅的燈光映照白雪,白雪也變成了絳紅,烘托出美麗而寧靜的夜晚。突然,夜空中一聲巨響,房前屋後竄起道道亮光,頓時,絢爛繽紛的禮花在空中飛舞。各色焰火映透了雪鄉,也映紅了張張笑臉。不過年不過節的,是哪家有喜事吧!

    松嶺的夜晚,萬籟俱寂,月光傾瀉,繁星點點,黛色山脊隱約可見。松嶺的夜空純淨而明亮,如同松嶺人的心靈一般……松嶺,之所以叫松嶺雪村,因為這裡有著無可替代的雪,無可替代的景。這雪,這景,只有去過雪村的人才能懂得。

        雪,是冬天的基因,是松嶺的符號,是雪村的語言。那一道道籬笆圍牆,那一條條羊腸小徑,那一垛垛玉米秫秸,那一片片青松樹林……在皚皚白雪的映襯下,宛如一幅幅水墨丹青,把冬的內涵演繹得淋漓盡致,吸引遠方的客人紛至遝來。

    雪村最棒的是雪山穿越之旅,人們可以選擇徒步或者乘坐雪地摩托,看林中霧凇,俯瞰萬頃雪原,欣賞最美的自然雪景,體驗從未見過的雪山日落。

    民俗體驗是這裡的一大特色。在這裡,你可以穿上花布棉襖,穿梭在民俗街的一家家場館裡,或是在貼滿報紙的東北炕上剪一張窗花,或是自己動手攤個煎餅,做塊豆腐,蘸一串糖葫蘆,一舉一動,仿佛都回到了那個淳樸的金色年代。

    冬日裡的松嶺,美得清靜而淡雅。可她的美絕不僅僅停留在冬季。著名作家趙春江在《松嶺不僅是雪村》一文中寫道:松嶺之美幾乎是一年四季的,特別是春天,嶺前嶺後,村前村後,房前屋後,漫山遍野,整個就是李花、梨花的世界,其吸引來的攝影者,相對數可能比冬天都要多。一冬瑞雪,一春李花,一條鐵路,一座崗樓,一段歷史,一群山東口音。這,就是松嶺。冬天是思索的季節,冬天是等待的季節,冬天也是相約的季節。讓我們相約明年春天的松嶺,期待那滿樹李花,還有那縷縷春風!

    圖為:吉林臨江冬日松嶺雪村美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