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詞:

31惠台政策

聯繫我們

郵箱:
emediamag
@gmail.com

紅軍長征“轉折之城”-遵義

    详细说明

    文並攝影/梁鳳英

              遵義,這座轉折之城,讓中國工農紅軍、中國共產黨在這裡發生了生死攸關的一次歷史轉折。19351,地處西南的貴州遵義城迎來了一支人民自己的軍隊。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這支軍隊——中國工農紅軍,在贛南閩西中央革命根據地左沖右突,艱苦奮戰一年之後,由於軍事領導的錯誤,終於被國民黨軍逼出蘇區,進行了人類史無前例的萬里長征。當時,這支瀕臨絕境的軍隊,好不容易進入貴州,渡過烏江,來到遵義,並在遵義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遵義為中國革命帶來福祉,為中國革命轉運。遵義的聞名很大程度上緣於歷史上那次著名的遵義會議召開,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內的領導地位,挽救了中國革命。新中國成立後,遵義成為國務院首批公佈的歷史文化名城之一。

    探秘紅色之城--遵義

    進入遵義,“轉折之城”這個大標牌橫於空中。遵義俗稱黔北,扼川黔渝交通要衝,為川黔渝門戶,有鐵路、公路呈南北向貫穿全市中部。遵義旅遊區是大西南旅遊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川渝黔金三角旅遊區的重點景區,也是長江三峽國際旅遊熱點中的生態旅遊的理想王國。遵義山川秀麗,風光獨特,尤以山、水、林、洞為主要特色。“遵義”之名,出自《尚書》“無偏無陂,遵王之義”。意思是要遵循賢哲先王的教導,行為要端正,做事不要有偏頗。名稱的來源寄託著一種美好的希望。遵義是一座有著太多歷史的城市。這裡歷史上曾是巴蜀、夜郎等多國領地。傳說中神秘的夜郎國,與遵義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直到唐初建播州,至明萬曆二十九年,平播之戰後,播州改名為遵義軍民府,從此遵義名取代播州,至今已400餘年。跟貴州任何一座城市一樣,遵義也地處崇山峻嶺之間。它無法像許多城市那樣向外擴張,一旦出了這個山溝,其他地方便全是連成片的大山了,這大自然的限制使得遵義並不大。但正由於它小,且無擴張餘地,城市建設者便只好在這個山溝內做文章,因此,遵義是座小而精的城市。城內道路蜿蜒卻不顯雜亂,建築不高卻井然有序,排列得十分緊湊。但儘管緊湊,遵義城又不是光禿禿的鋼筋水泥,遵義的行道樹總是又高又大,不論是在城市中央的鬧市區,抑或清淨的小道,四處綠樹成蔭。它們的高大擋得雲貴高原美麗的藍天和一朵一朵敦厚的白雲猶抱琵琶半遮面,溢出精緻而和諧的美。

    遵義最美就在遵義會議會址、子尹路一帶。這裡沒有高樓大廈,周圍就是山,古色古香、乾乾淨淨。這份乾淨鋪開來,整個遵義城都染上了濃厚的古色韻味。沿著湘江河,一路信步到鳳凰山,竟有種法國鄉間的感覺。遵義給我的印象總體是美麗而充滿活力。遵義畢竟是雲貴川地區,吃的基本上是麻辣的雲貴川風味,但出去到小巷子裡的小吃店吃點羊肉粉、豆花面,倒也發現遵義的食品還是有當地語系化的特點,後來和當地陪同的人閒聊,遵義有名的、沒名的小吃,在這裡都可以找得到。

    星移斗轉,滄海桑田,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如今,群山環抱的山城遵義,經濟發展迅速。如今建起了世界最大跨徑的混凝土桁式組合拱橋——江界河大橋。由於遵義會議的歷史意義,遵義與中國紅軍的兩萬五千里長征一樣聲名遠揚,吸引著八方來客。遊客來到這裡,除瞻仰遵義會議會址、紅軍總政治部舊址、紅軍四渡赤水紀念塔、毛澤東同志舊居、紅軍墳外,還可以登上婁山關,憑弔紅軍戰鬥遺址。當年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戰鬥過的歷史遺址,包括土城、青杠坡、太平渡、二郎灘、婁山關等,都建有紀念碑或文物陳列館。可以瞭解中國革命的歷史是多麼的艱苦。

    走進遵義會議會址

    到了遵義,遵義會址是非得去看一下不可,那是毛主席的發祥地啊。遵義會議會址位於紅花崗區老城子尹路96號,會址房屋原為國民黨軍第25軍第二師師長柏輝章的私邸,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建築物由主樓和跨院兩部分組成。主整棟主樓道面闊25.19米,通進深17.01米,通高12米,占地面積528平方米,建築面積428.48平方米。這幢磚木結構、中西合壁的兩層樓房,建於上世紀30年代初,是當時遵義城裡首屈一指的宏偉建築。高牆垂門,巍巍峨峨。遵義會議舊址就是在今天來看,那座建築還是當地很高級的住宅,可想當年進城的紅軍每天與黃土打交道,能夠在這樣的高級別墅裡休息和開會確實對他們也是算奢侈的享受。

    遵義會議舊址的門上掛著毛澤東題寫的遵義會議會址的金色毛體書法大字。當年許多政治局委員都住在那裡面,由於毛澤東在會議前是受到博古、李德等人排擠的,也就沒資格住在這裡,只能在別處居住。根據當時每個人居住的房子規格來看,毛澤東地位是根本比不上周恩來的,更不要是那個外國專家的李德了。在紀念館二樓東走道的小客廳門口,召開遵義會議的會議室仍像71年前會議召開時一樣肅穆莊嚴。整個會議室呈長方形,面積為27平方米,中央擺放著一張赭紅色長方桌,桌下有一個炭盆,四周有17把椅子。據說,1958113日,遵義會議的出席者鄧小平和楊尚昆來到會議室後,小平同志指著靠裡邊的一角說:我就坐在這裡。於是,這個地方又擺上了一把椅子,整個會議室,共有20把椅子。遵義會議期間,紅軍總司令朱德,總政委周恩來,總參謀長劉伯承住二樓,彭德懷、楊尚昆、劉少奇、李卓然等住一樓,總司令部一局作戰室設在一樓。會址主樓各室的牆壁上有許多墨寫的紅軍標語,大多是紅軍再占遵義時,駐紮在樓內的紅三軍團戰士寫的。紅軍離開遵義後,泥水工人用石灰加以覆蓋,使這些標語得以保存。解放後,經過清理,字跡還清晰,經恢復原狀後,鑲嵌在各室原位上。跨院在主樓的南面,是柏輝章未建主樓前的老屋。遵義會議期間,紅軍總司令部的警衛人員、機要人員在這裡辦公和住宿。紅軍總司令部與一、三、五、九軍團,二、六軍團、四方面軍、江西蘇區中共分局的往來無線電在這裡發出接收。主樓和跨院之間伸出一船形的樓房,原是柏家製作醬料及收曬豆子的曬房,遵義會議期間是紅軍總司令部廚房。一局事務長姚國民、警衛班長潘開文等住廚房樓上。以上展室長期以來作為原狀陳列,向觀眾開放。

    遵義會議紀念館是為紀念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而建立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最早建立的21個革命紀念館之一。今天的遵義會址紀念館實際上已經成了一個工農紅軍時期的史料博物館了。館內收藏著許多紅軍時期的資料,包括油燈,包括作戰地圖、電話機,也包括紅軍標語。其中有一張用優美的毛筆書法寫著不發欠餉不打杖(大字) 歡迎白軍兄弟們過來當紅軍赤化全貴州(小字)。的標語。

    遵義會議結束了王明傾錯誤在中央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這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獨立自主地運用馬克思主義原理解決自己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問題,妥善地處理了黨內長期存在的分歧和矛盾。這次會議在極其危急的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成為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捩點。從此,中國共產黨在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領導下,把中國革命一步一步引向勝利。歷史,在這裡轉折。

    遵義紅軍山印象

    遵義最漂亮最吸引我的地方是鳳凰山和山腳下繞著鳳凰山緩緩流淌的湘江河水了。鳳凰山是將遵義市老城和新城隔開的是一座森林公園。有山有水,大自然對遵義的偏愛可見一斑。遵義人似乎特別愛綠。高低錯落的樓房屋頂滿是各種花草,各家各戶的陽臺和窗戶也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盆景。鳥兒啁啾,知了歌唱。人在城中走,似乎又在花園中漫步。登上鳳凰山,就走進了原始森林的懷抱,一股清新撲面而來,修築的上山路兩旁的樹木大小參差,看上去雜亂無章不像有的風景點都是人工栽培的整齊劃一的樹林,感覺到一種野趣。許多小路就是市民在野山中走踏而出的。走在這樣的山路上,感覺不到是在旅遊,倒像是真正的生活在山裡,是個山裡人一般。在一個城市的市區擁有這樣一座山真是遵義人的福氣了。

    半山腰上有座紅軍山屬於鳳凰山山麓,由於建有一紅軍烈士紀念碑和紅軍紅三軍團的參謀長鄧萍烈士墓而得名。走進陵園,沿著數百級石階而上,一座氣勢雄偉,造型別致的紅軍烈士紀念碑映入眼簾,震撼人心。紀念碑高30米,下寬6米。碑的頂端,是5米高的鐮刀錘子標誌,該標誌由鈦合金澆鑄的風鈴片組成,每塊風鈴片表面都覆有9999純金箔,抬頭望去,標誌在陽光下熠熠閃光。每逢風起,標誌就會發出叮叮噹當的風鈴聲,好似烈士英魂在耳旁細語。碑的正面,是1984112日,由鄧小平同志親筆題寫的紅軍烈士永垂不朽八個大字。

    在紅軍烈士陵園中有一座墳墓,墓前矗立著一座高大的石碑,這就是聞名中外的紅軍墳。在紅軍墳前有一尊銅像,是一位紅軍衛生員,他左手抱著一個嬰兒,右手拿著湯匙在給嬰兒喂藥。這座紅軍墳中,長眠的是一個紅軍小戰士叫龍思泉,曾是紅十三團三營的衛生員。紅軍到達遵義以後,他就到村裡為農民治病。由於病人較多,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回到駐地時,卻發現部隊已經奉命出發了,只給他留下了一張字條,要求他沿路追趕部隊。他立即動身啟程,但走了不遠,就被反動派武裝發現並殺害。後來,當地農民冒著生命危險,掩埋了他的屍體,並把他視為紅軍神醫。這位紅軍小戰士,是長征途中幾萬個紅軍烈士的縮影。紅軍山背依鳳凰山,與鳳凰山國家森林公園融為一體。瞻仰過紅軍山,可以繼續往上攀登鳳凰山。

    在紅軍山不遠處還有一條古色古香、典雅別致的紅軍街。紅軍街是馳名中外的遵義會議會址景區的重要組成部分,與遵義會議會址毗鄰,同風景秀麗的遵義公園僅一牆之隔。這條石板街原叫楊柳街,因為當年紅軍曾經打算在遵義建立革命根據地,所以在這裡留下了許多革命遺址。如紅軍總政治部、中華蘇維埃國家銀行、遵義警備司令部等舊址,都分佈在這條200多米長的街道上。如今,紅軍街在遵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紅軍,因遵義而昇華;遵義,因紅軍而榮光。

    婁山關紅色印記

    婁山關也是遵義的一個景點,婁山關,山不高卻很竣險,兩山中一條狹道,而今山頭上還保留著當年戰鬥留下的戰壕。婁山關位於遵義市北部大婁山山峰之間,又名婁關、太平關,是大婁山脈的主峰,海撥1576米。《方輿紀要》載,這裡曾發生過數次明王朝總兵和播州(遵義古稱)土司的激戰,以及清政府和太平天國等農民組織的血戰。故人稱黔北第一險要。而婁山關真正被載入史冊、名垂青史,則是在193410月中國工農紅軍開始二萬五千里長征之後。

    婁山關山勢莽蒼,逶迤無限盡頭,周圍山峰,峰峰如劍,萬丈矗立,插入雲霄。山上中間是十步一彎、八步一拐的山間公路。這種地勢,其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站在山頂看,就像根綢帶蜿蜒在山中,時隱時現,紅軍兩戰婁山關,第二次打得尤其慘烈。戰鬥結束後,毛澤東寫下了激昂悲壯的《憶秦娥•婁山關》一詞。這首詞的手跡現在鐫刻在關口右側的石壁上,與著名的摩崖石刻“婁山關”三個朱紅大字相呼應。關口的右側矗立著紅軍烈士紀念碑,碑座上刻有原國防部長張愛萍手書的“遵義戰役犧牲的紅軍烈士永垂不朽”的題詞。

    到達婁山關小尖山戰鬥遺址後,才可真正體會何謂鳥瞰,也才能對當年紅軍的運籌帷幄真正領悟。站在山頭,周邊一覽無餘,這個位處遵義、桐梓兩縣交界處的關口果然是北距巴蜀、南扼黔桂,確為黔北咽喉和兵家必爭之地。山頂山風獵獵,山腳川黔公路盤旋而過,小尖山戰鬥時的戰壕依然證明這裡曾有的激戰和輝煌。圖為:遵義城革命遺址以及風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