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詞:

31惠台政策

聯繫我們

郵箱:
emediamag
@gmail.com

走進“中國花鼓之鄉”山西翼城

    详细说明

    /梁鳳英 /攝影

    山西省翼城縣位於山西省臨汾市南部,自古為西通陝甘、東達豫趙的咽喉要地。翼城花鼓源遠流長,翼城楊家祠堂牌匾上寫道:“唐太宗坐定長安城,黎民百姓喜在心,年年有個元宵節呀,國邦定,民心順,國泰民安喜迎春,花鼓打的熱哄哄。”落款為大唐貞觀三年正月。《翼城縣誌》“國戚卷”載:“明萬曆年間李太后回翼城省親賞花鼓銀子三千兩。”可見冀城花鼓在明萬曆以前就已存在。由清代至今,翼城花鼓已成為百姓慶豐收、祭祖先的例行表演形式,所謂“繞城西北東南走,到處皆聞花鼓聲”即是這種狀況的真實寫照。

    翼城自古為承東啟西之要地,地處臨汾、運城、晉城三市交界處,屬秦、晉、豫“大三角”之中心地帶,素有“晉南咽喉,平陽門戶”之稱。東有佛爺山,北有塔兒山、河上翁堆山,南有翔山、望月山、曆山。翼城日照豐富,季風強盛,四季分明,為山西省光熱資源豐富、雨量偏多、無霜凍期較長的地區之一。晉南各地,都有打花鼓這種形式。花鼓是山西鼓類舞蹈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種民間舞蹈,它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因流傳于晉南一帶,故通稱晉南花鼓

    在晉南所有的花鼓中,唯翼城花鼓別具一格,不同凡響。翼城花鼓動作粗獷、節奏歡快、情緒熱烈、風格淳樸,唱腔多為當地民歌,一般由花鼓手和女苗子領唱,眾人齊合。表演者身背幾個花鼓,上下左右,前敲後擊,每令觀眾眼花繚亂,目不暇接,而且還能躍上兩人抬著的雙杠之上,登高表演,如履平地,故深受群眾歡迎。翼城的打花鼓又叫逗花鼓和鬧花鼓,表演形式豐富多彩,節奏非常活潑明快,氣勢很恢宏。在當地還流傳著這樣的一首民謠繞城東西南北走,到處皆聞花鼓聲

    翼城的花鼓與流行於國內其他地區的腰鼓的最大差異就在於,後者是每人的腰間僅掛一支鼓;而翼城花鼓鼓者的雙腿、前胸、腰的左右兩側、腦門甚至後脖頸都掛著鼓,算來一個人掛了七支鼓!這種差異又形成了演奏方法的很大不同。腰鼓的鼓槌較長,與小堂鼓的槌差不多,鼓者多數情況下只敲一支鼓,演奏動作比較舒展、誇張,擊鼓的力度較強。一支幾十個人組成的腰鼓隊邊敲邊扭,倒也很有氣勢。而花鼓則不然,它的鼓槌約手掌長,這樣短的鼓槌在多數時間裡鼓者不是握在槌端而是槌中間,所以擊鼓力度不大。演奏的姿勢也別有一番情趣,手臂多呈彎曲狀,酷似中國拳道的五禽戲。鼓多演奏的變化就多,表演時輔以一定的舞蹈動作,非常漂亮。

    花鼓是山西民間鑼鼓的一種。它們生於民間,長於民間,這些鑼鼓在節奏上的共同特點就是對稱。民間鑼鼓中的對稱節奏不僅讓隨鼓起舞者跳的穩定,而且上下的呼應,有問有答,民風民情,妙趣橫生。翼城的花鼓從鼓的結構,演奏的配置及演奏方法上看,應該更適於表現充滿情趣、生動幽默的內容。這方面的題材在農村中遍地皆是。農民藝術家們就地取材,表演起來駕輕就熟,既風趣又實在。

    翼城花鼓是山西鼓類舞蹈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種民間舞蹈,動作粗獷、節奏歡快、情緒熱烈、風格淳樸。花鼓在翼城縣廣為流傳,遍及全縣各個村莊,當地人人會打花鼓,上至七八十歲的老人,下至七八歲的孩童,可以說人人都有兩下子打花鼓的拿手技巧。當地世代流傳著“打起花鼓慶豐收,打起花鼓把年過,打起花鼓娶媳婦,打起花鼓鬧滿月,天黑打到公雞叫,天亮打到日頭落,一時不聽花鼓聲,涼水盆裡著了火”的諺語,翼城因此被譽為“花鼓之鄉”。
        翼城縣以“唐堯故地”著稱於世。“翼城花鼓”源遠流長,與翼城相鄰的侯馬出土的東周時期的陶片上有女子打細腰鼓的速寫,圖中的細腰鼓與現在花鼓中“胸鼓”和“腰鼓”所掛位置基本一致。另外,襄汾出土的宋金時期的磚雕上,也有多種鼓樂樂舞圖,圖中鼓系的位置與現在的花鼓中“低鼓”的位置非常像,而且舞姿也非常像,只是鼓的形狀有點不同。還有大同市南郊石家寨出土的北魏時期的司馬金龍墓石雕柱礎,雕有伎樂童子像,胸前掛著鼓在擊鼓逗樂,與現在翼城花鼓的表演神態完全相同。雖然我們不能判斷這些就是翼城花鼓的起源,但這些和花鼓肯定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翼城花鼓俗稱 “打花鼓”、“逗花鼓”或“鬧花鼓”,也有稱“小金鼓”,對於這些名稱的由來說法不一,有的是從花鼓的外形來說,花鼓的鼓幫上面過去一般都要加以彩繪,塗抹各種花紋進行裝飾,而現在大部分貼剪紙花,因此叫“花鼓”。有的是從花鼓的打法上來說,認為鼓點打得花哨,因此叫“花鼓”。還有的是從表演者的服飾上來說,認為參加表演的“女苗子”頭戴花冠,身著花裙,腳穿榴花鞋,非常花又好看,因此叫“花鼓”。不管是哪種說法,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翼城花鼓的特徵。

    我在翼城近郊的楊家村採訪了幾位花鼓老藝人。這個村子裡的人幾乎都姓楊,他們還習慣於把村部叫大隊。聽說我是專門為花鼓而來,村裡人馬上到大隊去取花鼓。原來在這個村每年鬧完秧歌後,都把花鼓交由村裡統一保管。老藝人們在簡單介紹完花鼓淵源後,立即在一個不大的院落裡表演起來,鼓聲一響招來滿院人。這裡花鼓的表演形式是一對一:一人敲鼓,一人擊鑼。鼓和鑼似乎在對話,似乎在爭鬥,非常默契。鑼鼓正歡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令人驚訝的一幕!一位一直坐在旁邊沉默不語的瘦老人將幾個花鼓披掛起來要一試身手。據說這位老人是全村花鼓敲的最好的,也是年齡最大的老藝人。他身患哮喘病,幾年前就已經收山了。疾病纏身的老人說話都有些費勁,現在他要表演,行嗎?老人用濃重的晉南話說:沒事,沒事。表演正要開始,突然從人群裡閃出一位三十多歲的壯漢,他是剛從地裡幹活回來,手上還有泥巴。旁人說:他是個好把什。於是老藝人與好把什,珠聯璧合,共同合作了一段讓人久久不能忘懷的鼓鑼對奏。老藝人霎時變得身輕如燕,動作是那麼流暢,那麼自然,靈巧的雙手把短短的鼓槌控制的遊刃有餘,槌槌都打在鼓心上,手指輕輕一動就能奏出均勻乾淨的雙跳來。他的節奏感無可挑剔,所有的鼓點都敲的十分準確。尤其讓人佩服的是,老人不是在敲死節奏,而是把節奏當做一種語言,有交流,有傾訴,有宣洩,有愉悅,喜怒哀樂全從他敲擊的鼓面上,從他惟妙惟肖的表演中流淌出來。被稱做好把什的後生果然名不虛傳,他手拿銅鑼或蹲或站,東騰西躍地圍著花鼓轉,他用手臂控制著鑼聲,或悶或響,或輕如抽絲或重如倒海,鑼與鼓前後半拍對切的十分乾淨俐落自如,配合的天衣無縫。周圍是一片寂靜,人們都在細心地品味著他們的表演。我忽然覺得,這兩位農民藝術家不是在演奏,分明是在演繹著一段有人物、有情節的故事,或是展示著一幅溝壑不平的黃土大地的壯美畫卷。 

    20多分鐘的表演讓老人大汗淋淋,張著嘴喘著粗氣,鄉親們急走上去給他捶背,老人揚揚手似乎又在說沒事,沒事。這是多麼厚重的情感!老人是用他病弱的身軀在拼命地表達著對花鼓的熾愛,拼命地維繫著花鼓的精髓。

    距翼城約5公里處,有一所專門培養花鼓演奏人才的學校。學生都來自當地的初中畢業生,學校為他們提供免費食宿。在課程安排上,孩子們除了學習花鼓外,還有舞蹈及音樂共同課。我在院子一側的排練廳裡觀看了學生的花鼓表演。他們男女各成一隊,在隊伍前方是一組有中國大鼓、堂鼓及各種鑼鑔組成的鑼鼓群。這組鑼鼓群既能增加演奏氣氛,同時也是花鼓表演的指揮。在演奏技術上,和我在楊家村看到的差不多,但在表演形式上差別卻很大,楊家村的花鼓講的是細緻、情調,是鼓與鑼一對一的表演,不需要另置鑼鼓群助奏,而這裡是群奏群舞,講的是整齊劃一,火爆熱烈,另置鑼鼓群的助奏更突顯了紅火熱鬧的氣勢。隊形在不斷地變化著,演奏圖式也隨之變化。男孩豪放潑辣,每當敲擊腦門鼓時,腦袋一搖一晃,很帥氣;女孩抒放質美,動作中糅合了大秧歌的許多舞姿。表演結束時男孩擺了個疊羅漢的造型,很是驚險。在當地曾有過在兩人扛的扁擔上表演花鼓的傳說,真是難以想像!眼前披掛著花鼓疊羅漢已相當刺激了!據悉,他們已經在全國的許多地方進行過演出,他們走上過天安門廣場,走上過剛剛結束的上海世博會以及還到日本及歐洲各國演出,都受到了普遍歡迎。學校的領導告訴我,他們計畫在現在的基礎上,增加花鼓在舞蹈和節奏上的多樣性,探討與音樂結合的可能,使之更加豐滿。

    花鼓是翼城的家珍,更是中國人的瑰寶。凡逢有重大的節慶活動,翼城人的花鼓總要乘機亮相,盡情表演一番。此時,鼓手們精神抖擻,在街頭邊走邊打,動作大方,鼓點整齊,節奏舒緩,翼城花鼓往往還與秧歌、抬花轎等民間社火節目配合在一起表演。翼城花鼓還喜愛在圍觀人群密集的地方停下來表演一陣,藝人此時表演都要露兩手絕活,所以又叫鬥花鼓。廣場表演發展到現時已成為一種獨具特色的民間舞蹈。這種表演節奏明快、氣氛熱烈、高潮迭起,表演形式有二十多種,鼓點曲牌有四十多個。歡快的節奏、熱烈的情緒、淳樸的風格,給節日的人們帶來了巨大的喜慶與歡樂。

    在翼城當地世代流傳著打起花鼓慶豐收,打起花鼓把年過,打起花鼓娶媳婦,打起花鼓鬧滿月,天黑打到公雞叫,天亮打到日頭落,一時不聽花鼓聲,涼水盆裡著了火的諺語。2006,翼城花鼓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不久前,翼城縣並被國家文化部正式授予了中國花鼓之鄉的稱號。

    圖為:翼城的姑娘小夥兒們在打花鼓時的情景。